首页>培养成果>学生创作成果

安然:80末新晋女作家处女作《木槿花》问世

  人物介绍:安然,笔名木槿。内蒙古赤峰人,2009级新闻学4班学生。文字散见于《民族文学》《重庆日报》《常州晚报》等,参与编辑《中国散文精选100家》《东方黎明》等书籍。她的第一本作品《木槿花》已由人民文学社出版,全书近十二万字。作品分为“素时简”、“乐律签”、“影像单”三辑。“素时简”记录的是行踪,例如《山里水里的联山湾》、《赤峰映像(外一篇)》、《童年笔记》等。“乐律签”抒写了内在的心灵旋律,记录了人生、心灵、情感的成长历程。“影像单”则是作者的青春小说。

  她叫安然,一个如诗般优雅的名字,来自文新院2009级新闻学4班,被大家称为“80末新晋女作家”。名如其人,娇小文静,这似乎无法让人联想到她是来自内蒙古赤峰的北方满族姑娘。她又叫木槿,就像木槿花的花语一样看似温柔,内心坚强,温柔的坚持着。
  2009年,正在读大一的安然就在着手散文创作,2011年全身心投入,她将平常的生活积累,所思所想,写进书里。2011年年底,有出书打算的安然给出版社投了稿。今年正月十五过后,收到出版商让她整理书目录和内容的邮件。倾注两年多时间,终于汇成将在今年五月出版的《木槿花》一书。
  从小就生活在牧民家庭,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牧民,父亲是满族,母亲是汉族,安然随父亲,因此也是满族。虽是满族,却一直生活在蒙族圈里,身边人的质朴行为都感染着她的成长。“从初一开始我就在寄宿学习,与父母一起生活的时间比较少,所以对家乡和童年都有很深的情感。”《赤峰映像》也是她对家乡的怀想。
  “其实高中时,我最想学播音主持和影视表演,最想读中国传媒大学和北京电影学院,但由于身高原因不得不放弃了。”安然坦言。之后又想成为一个像冰心那样的作家,但却没走汉语言文学的路,“对于汉语言文学的学习相对我而言,可能会单一些,学新闻不仅可以学写作还能接触传媒类的东西。”安然笑言。
  《木槿花》全书近12万字,其中包涵“素时简”“乐律签”“影像单”三个部分,“乐律签”主要记录的是其内心心灵旋律。她的散文集中包含了苍凉无奈的生活,热情奔放的理想,纯洁美好的愿望,世风浇漓的现世。一个积极,一个又消极,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找到平衡实属不易。
  一点点长大的安然最开始时是抱怨生活,抱怨自己为什么总是失败。甚至那时还有点小小的“争强好胜”。虽处在育才学院这样的一个独立学院,“但我什么事都想去争个一二,所以遇到这些挫折、失败时我就开始抱怨生活。”安然直言。后来,安然慢慢地意识到父亲从小对她说的一句话——功到自然成,现在也不争强好胜了,也不抱怨了。“根据自己的现实条件做安排,将失败化为奋进的动力,没必要心揣怨怼地去生活,找到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”

博客是钥匙开启她创作的窗口
  博客是开启安然创作的一把钥匙,平时不爱玩游戏、不爱看电影的她,2009年开通了新浪博客,一有灵感,她就会把这些“随感”、“随想”敲在电脑上,哪怕只是三四百字。渐渐地,这些“闲言碎语”成了她以后《木槿花》创作的素材。
  爱好文字,偏爱文学,喜欢写作的她,经常会在博客上发表一些自己写的东西,自此,她的博客路便“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  最先在博客上写的都是一些她在校团委编辑部工作写的新闻稿,“《江汉商报》新闻部主任方昭海看了我的博客后主动发纸条给我,还让我加他QQ。当时我心想,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新闻学专业的大学生,他这样的大记者居然会看我的东西,很不可思议。”
  两年多来,联系一直没间断,50多岁的方老师在安然眼中绝对是个大好人,“他不仅建议我去写人物传记,还告诉做人处世的道理和社会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。对我今后的发展道路他也给过我建议。”
  通过博客,安然还和广东著名小小说作家韦名成了朋友,看过她的一些文章和作品后,“你应该去写诗歌。”韦名建议。“刚开始我也没去写,但最近我写的第一首诗歌在《西北军事文学》杂志上刊登出了。”

她就似木槿在文学道路上温柔的坚持着
  提及为《木槿花》作序的西南大学蒋登科教授,安然不无激动,“蒋老师是一个很好的老师,虽然他是博导,但很平易近人,从来没有架子。上个星期我们还见面聊过呢。”
  说起和蒋登科的渊源,那也得从博客说起。平时爱好博客上写点东西,看点名家的东西,“有一次我看到蒋登科的博客,发现他是西南大学的老师,心想和我们学校还有点关系,就加他为好友。”安然说。
  看过许多蒋登科的文字,每次安然有时会给评论,“蒋老师每次都会回复读者的评论。”
《此情可待成追忆:我的父亲》是安然发表在博客里的一篇文章,蒋登科在看后给她做了评论,但具体内容现在已记不清了。
  安然有着自己的目标,想考研,想考四川大学或西南大学的比较文学(中外)的研究生,但又怕失败。蒋登科鼓励她,“要坚持梦想,不要轻易放弃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
  “安然的经历、感情、思想都带有这一代年轻人所特有的印记,单纯但不单薄,敏锐而不茫然,善于观察世界,更善于思考自身。她的作品文字很清新,比较纯粹。”蒋登科在《木槿花》的序言里这样写着。
  安然给自己起了笔名叫木槿。木槿花是韩国的国花。有人解读木槿花的花语:坚韧、质朴、永恒、美丽,温柔的坚持。“这一花语也许是适合安然的,为了人生的梦想,为了文学,她温柔地坚持着,也将继续坚持。”蒋登科对安然评价说。
  “‘如果梦想可以很远,那么超越就会无边无尽。’(《数语情书》)我喜欢这样的话。没有梦想的人,往往也就没有目标和动力。我希望安然坚守自己的梦想,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开阔,越走越扎实,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。祝福青春!祝福梦想!祝福安然!”《木槿花》序言的最后,蒋登科如此寄语。

考研路上出版诗歌集和小说是追求
  如今大三的安然正在考研辅导班为自己的梦想奋斗着,如果有幸考上研究生,在读研期间安然对自己有着硬性要求。“我想出版一部自己的诗歌集,整理一些自己发表过的诗歌结集出版。我还想写一部现代现实题材的都市小说。”
  在《木槿花》快出版时才知道消息的安然辅导员老师余小燕一脸悦色,“安然是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女生,一直保持在班级前三。她平常就爱写作,文章也在许多杂志、文学性的报纸上发表过。”说起这个令她有些骄傲的学生,余小燕补充道,“她写的文章有时也会拿来给我看,内容都很纯粹干净,带着些小孩子心性,有些小童话的色彩。”

《文渊阁》记者 霍承萍 凌子慧 彭菲菲